主页 > 关注民情 >李庭丰 欧美政策迥异 欧罗波幅势大增 >


李庭丰 欧美政策迥异 欧罗波幅势大增

发表于2020-07-17

李庭丰 欧美政策迥异 欧罗波幅势大增

当市场焦点仍然集中于美国能否如期于今年内加息之际,欧洲央行似乎亦似「如箭在弦」,近日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一再暗示,未来有需要加大量化宽鬆力度甚至减息,而近日亦有委员发表言论,指出欧洲央行已经準备好将商业银行存款利率再次下调0.1%,目的显然是希望藉此进一步削弱欧罗滙价,从而刺激经济及通胀。虽然欧洲央行最快要等到12月3日才再召开会议,商讨改变现行的金融政策,但市场普遍已经预期欧洲央行这次事在必行,不论是减息或加大量化宽鬆力度,实际上都只是时间上的问题。这样发展下去,欧美两国的金融政策明显各走极端,但于展望向前之前,我们先回顾一下过去几年欧罗的表现。

美联储量宽刺激欧罗上升

于2007至2008年之间,迷你债券以及信贷违约掉期所引发的金融危机席捲全球,一系列已发展国家包括美国及欧洲,甚至一众新兴国家都无一幸免,欧洲央行为了化解危机甚至希望藉此重新振兴经济,不得不进行减息,由当时4.25%减至只有1%。欧罗的滙价亦随之下跌至1.2452水平。于2009年欧洲央行减息之后,欧罗表现曾经出现一个小阳春,到3月份是美国联邦储备局宣布开始进行量化宽鬆,曾经一度令欧罗反弹至1.5094水平,市场本以为问题可以迎刃而解的时候,12月份欧洲5个国家包括葡萄牙、西班牙、爱尔兰、意大利及希腊,统称为「欧猪五国」的债务问题再次恶化。令到欧罗兑美元再次深受打击而下跌。由于欧猪五国的问题仍然未有化解的迹象,欧罗滙价因而受到打击,下跌至2010年中的低位1.1953水平,及后于11月份美国联邦储备局宣布扩大量化宽鬆规模,令到欧罗的表现得以重新振作。

欧央行一年内加息后减息

到了2011年,由于美国连续两次进行量化宽鬆,加上欧洲央行表明有更多措施以支持经济发展,市场上的投资气氛逐渐回复。另外,由于欧洲央行早前已经下调利率,刺激了国内经济增长,国内生产总值于2011年的第一季上升到2.9%水平,而通胀率亦跟随上升至2.8%,虽然核心通胀率仍然处于较低水平的1.6%左右,但欧洲央行已开始意识到经济回复速度过快所带来的负面影响,因此于3月份果断地进行加息。但受到加息刺激,欧罗兑美元滙价一度上升至1.4685水平。加息的效果间接令到国内生产总值受影响而下跌,因此欧洲央行便于年底再次减息,因此形成第一季加息但第四季减息的局面。

踏入2012年,欧罗持续受到债务问题的困扰,但是波动幅度相对以往4年为少,然而欧罗滙价就未见有明显起色,更一度于第三季下跌至1.2053水平。由于美国联储局在此时宣布扩大量化宽鬆计划,因此令到欧罗受刺激而反弹,但反弹的力度明显较以往为小。直到2013年6月,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贝南奇终于公开表明会商讨退市安排,令到市场的情绪再次变得平稳。欧罗兑美元的整体波动性亦随之下降,但表现明显未见有起色。

减息至纪录低位振经济

由2014年开始,美国的经济便逐渐步入复甦的阶段,这边厢欧罗区的整体经济情况不但未见有起色,反而有越趋恶化的迹象。因此欧洲央行于9月份便宣布,下调利率至有纪录低位的0.05%,并且宣布未来会推行资产购买计划。而那边厢,美国联邦储备局于10月份便正式结束量化宽鬆计划,欧罗兑美元的滙价因而直接受到打击而再次大幅下滑。

于2015年1月,瑞士国家银行(SNB)因为担心欧债问题未能有效解决,因而有机会令瑞士法郎因避险需求而不断上升影响国内经济,因此宣布与欧罗脱鈎,并且大幅减息,欧罗再次大幅下跌。7天后,欧洲央行便正式宣布资产购买计划详情,宣布每月买入600亿欧罗资产至2016年9月为止,市场信心即时回复稳定,欧罗滙价更从12年低位的1.0496水平反弹。但可惜由于希腊债务问题于6月份再次恶化,加上美国极有可能于今年内加息,令到欧罗区经济表现再受影响,投资者对欧罗前景以及态度变得更加谨慎,欧罗的表现因而受到限制而未能突破1.15水平。

联储若加息料增欧罗波动

于众多不同因素影响下,欧洲央行需要考虑用更多方法稳定甚至回复金融市场的信心。事实上,欧罗区以至欧盟未来要面对的问题并不限于此,更多的问题如地缘政治、难民涌入、英国酝酿脱离欧盟等等,将有可能继续成为困扰,影响欧罗表现。如果我们从中线分析,欧罗兑美元的滙价由2008年高位回落至今年低位,有接近35%的跌幅,即使由2014年初至今亦累积超过25%的回落幅度。若美国于12月或随后时间加息,而欧央行同时减息及扩大量宽,相信欧罗的波动性有可能再次大增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